兴安县 北碚区 广昌县 湘阴县 福州市 崇左市 买车 平泉县 郎溪县 白朗县 名山县 卢氏县 平罗县 鹿邑县 怀柔区 尤溪县
新沂市 光山县 天峨县 永德县 罗城 沛县 河北省 阳原县 沾益县 无棣县 大连市 华坪县 光泽县 普兰县 汕尾市 应用必备 上杭县 六盘水市 郓城县 广元市 太谷县 三门峡市
新华网 正文
揣一张地图去古代中国旅行
2017-03-06 09:44:55 来源: 北京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古代中国文化讲义》,葛兆光著,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版

  葛兆光

  如何在记忆中重新理解古代中国的传统和文化

  我总觉得,五四时代以及后五四时代对古代中国文化的描述,多少有点问题。一方面,是因为一些人把不断变化的文化传统,描述成为一个永恒固定的传统文化,这使得我们的阅读者以为,我们承继的就是这样一个“历史”。于是,要么把它当成负担不起的沉重包袱,要么把它当成消受不尽的巨大宝库,正反双方仿佛是领了规定题目的大专辩论会队员,永远固执在自己的立场上没完没了地辩论下去。另一方面,他们为了确立现代的价值而否定古代的意义,于是,在没有很好地作历史研究的时候,就匆匆忙忙地勾勒一个叫作“传统”的假想敌,藉了批判这个假想敌来确认“现代”的合理性。可是,如果我们检讨一下这个时代的批判,我们发现,他们批判的可能只是一个“想象的传统”,用现代西方理论术语来说,就是“发明的传统”,而真正大体符合这个传统的特征的时代,在漫长的两三千年里,也许只有明代初期到中期很短的一段时间。

  为读者绘制一幅古代中国文化的地图

  我曾经几次用“旅游”来比喻“历史”。旅游当然是一种空间的移动,从你熟悉的此空间,到你不熟悉的彼空间,寻找陌生、惊异与新奇。按照列维·斯特劳斯的说法,这种空间上的旅行,也可以看作是时间上的旅行,因为当人们从城市到乡村,从现代生活空间移向传统生活空间时,仿佛回溯了历史。其实,身在现代,而去认识古代中国的历史,也仿佛是参加旅游,如果我们把这种在时间上的回忆当成在空间上的寻找,我们也一样在进入一个陌生、惊异与新奇的,被叫作“过去”或者“传统”的世界,这个世界的名称就叫作“古代中国文化”。

  不过,旅游者常常有一种经验,就是在参加旅行团的时候,总是被一些按照旅行社预先设计好的路线图进行讲解的导游所误,他们热情地向不同的旅行者介绍相同的风景名胜,按照规定的路线一一走去,这使得被动接受这个路线图的不同旅行者,得到的都是一样的印象。我想,过去的古代中国文化论著,就常常是这样的好心导游,他们凸显了一些传统,可能却遮蔽了一些历史。据一个旅游业内的人说,旅游最后常常会发展到“自助旅游”,我在欧洲和日本看到过很多这样的自助旅行者,他们并不按照规定的路径,走大教堂、逛大商场、看大名胜,而是自己带着地图,穿越小径,露宿郊野,走过市集,他们看到的是另一个欧洲、另一个日本。我总是希望能够为读者绘制一幅古代中国文化的地图,让阅读者更多地依靠自己的阅读和体验,了解古代中国的文化和传统。

  历史不是孤芳自赏的“屠龙之技”

  顺便要交代的是,在这本书里面,我不想把“古代中国”和“现代中国”泾渭分明地划开,也不想特别偏重“精英文化”或者“一般文化”,我只是想让阅读者了解并且感受“古代中国文化世界”。所以,这里的内容,有古代中国观察世界的方式,它影响了一直到今天的中国人面对外部世界的立场和态度,也有古代的婚礼丧仪,我想这是古代与现代中国文化最重要的方面,它构造着中国人对内部世界的秩序感。佛教可能是西洋文明来到中国之前,对中国冲击最大的外来文化,需要追问的是,到底它如何影响了中国古代和现代的生活世界?而道教呢,则是土生土长的中国宗教,至今中国人的生死观念和幸福观念,好像还在古代道教的延长线上。

  历史研究有时候有点像犯了“自闭症”,常常孤芳自赏地昂着高傲的头,自顾自地离开公众领域,把自己锁在象牙塔里面,可是历史研究的意义是什么呢?如果它不是藉着对过去的发掘,让人们理解历史的传统和现在的位置,如果它不是通过历史的讲述,去建构一个族群、一个国家的认同,如果它仅仅作为一种专门知识,一种大学或研究所里面陈陈相因的学科技术,成了只在试验室的试管里,永远不进入临床的药物,成了找不到对象下手,只能孤芳自赏的“屠龙之技”,它还会有生机吗?

  (作者为复旦大学历史学院教授)

+1
【纠错】 责任编辑: 王志艳
新闻评论
    山路弯弯
    山路弯弯
    花海游龙
    花海游龙
    广西都安:美丽神奇的天窗
    广西都安:美丽神奇的天窗
    黔北花香伴春耕
    黔北花香伴春耕
    01003010106000000000000001110059129502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