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川县 卓尼县 建瓯市 连山 岚皋县 新泰市 栖霞市 石狮市 岳西县 昆山市 大兴区 崇仁县 永春县 穆棱市 龙泉市 甘泉县
临沭县 定兴县 定西市 澄城县 中卫市 枣阳市 德清县 英吉沙县 分宜县 靖宇县 临高县 定安县 通化市 彝良县 清水河县 大庆市 从化市 博湖县 靖宇县 松江区 鹤壁市 双牌县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4胞胎父亲承认持股上市公司 市价不足20万

2017-4-27 08:08:43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王天琪 选稿:费一妍

  原标题:四胞胎父亲承认持股上市公司

图片说明:前排为四胞胎,后排为父亲,大女儿,二女儿和孩子母亲

  近日,一档改造装修节目,将广东省深圳市的一个四胞胎家庭推上风口浪尖。除了节目中四胞胎父母不主动提及女儿引发“重男轻女”的声讨之外,还有网友指出,四胞胎家庭疑似超生,并对其家庭情况提出质疑,直指四胞胎父亲是上市公司股东。4月26日上午,四胞胎父亲蒋受廉对这些质疑一一进行回应。湖南省卫计委表示,二女儿及四胞胎属超生。

  家庭被指“重男轻女”?

  回应:事先不知节目设计详情

  4月21日,人民日报微博发了一条《诗书中华》的视频,出场的是深圳小有名气的四胞胎。这条微博发出后,这四胞胎所录制的其他节目被网友找出。有网友在看了一档在2016年1月播出的为四胞胎家庭进行改造装修的节目后觉得,四胞胎的父母或存在“重男轻女”的情况。

  北京青年报记者在这档节目中看到,节目中接受改造的房屋是四胞胎一家居住的地方,房屋总面积约60平米,住着四胞胎、他们的父母以及四胞胎的姐姐。装修开始以后,姐姐突然发现,原本三室一厅的房子改成了两室一厅。姐姐找到设计师,只是希望在家里能有自己的一席之地。最终,在房屋改造结束后,姐姐的房间与厨房合二为一,需要拉隔板才能形成姐姐休息的空间,这一点成为了网友觉得无法接受的地方。

  26日上午,深圳四胞胎的父亲蒋受廉发布声明表示,他和妻子对孩子们都是“一视同仁”的态度。“每个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焉有不爱之理?”蒋受廉还说,6个孩子的家庭维持生计确实艰难,两个女儿也很体谅父母的不易,不仅抽空照顾四个弟弟,并且在高中开始就已经在寒暑假兼职工作,他很感激,也很心疼。对于节目中出现的房间设计中没有女儿房间这件事,蒋受廉表示,节目开始之初他和家人对房间的设计并不知情。此外,女儿出现那一幕是为了突出节目效果,并非真实生活。

  蒋受廉还解释,之所以节目中只出现两个姐姐中的一个,是因为在弟弟上节目之初他们就一起商议过,女儿们并不愿意出现在大众视野里,对于出镜也是能避则避。“为了孩子的意愿我们尽力降低对她们的生活产生的影响。”

  身份并非普通打工者?

  回应:承认持股市价不足20万

  然而有网友发现,四胞胎的家庭状况并非太差,父亲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股东。

  对于其家庭经济状况,蒋受廉称,除了一些资助外,他从没接受过社会的捐款。“四胞胎确实有接受过奶粉公司两年的资助,这是这家奶粉公司的常规政策,只要生三胞胎以上,他们就会每人每月资助孩子200元。”

  蒋受廉还称,“四个孩子在深圳曲协培训时,有参加社会公益演出,这些演出是没有演出费的,但因为协会的主席为支持四胞胎学艺,每个月资助四胞胎2000元,共资助了一年。”

  关于其他收入,蒋受廉介绍,在四胞胎出生的2006年及2007年的春节期间,深圳市衡阳同乡会邀请四胞胎去参加了两次年会,每次去参加年会,都给孩子们包了红包,每次红包金额15000元,两次共30000元。

  除了以上的质疑外,还有网友指出,蒋受廉其身份并非普通的打工者,而是一家上市公司的持股者。根据网友爆料的内容,北青报记者查询到,这家名为东莞市瑞立达玻璃盖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企业,成立于2011年9月26日,注册资本为27707.7818万元,经营范围为手机玻璃屏、手表玻璃片及其他消费类电子产品始创屏幕的生产销售;货物进出口、技术进出口。在该企业的股东信息里,蒋受廉以60.4296万元存在其中。

  对于这个问题,蒋受廉也做出了回应,称自己确实在东莞瑞立达玻璃盖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任职,在公司共持有股份60.4万股,这当中有一部分是“代杨先生持的股份”,杨先生的股份共36.6万股,剩下的23.8万股是他自己的股份。他自称,经过去年减持后,现只有8万多一点点,按照公司现在的股价约为每股2.4元,市价不足20万元。

  四胞胎家庭属于超生?

  回应:二女儿和四胞胎系超生

  对于网友提出的是否超生的问题,蒋受廉称,四胞胎的诞生是意料之外,当时被医生告知是四胞胎时,胎儿已经四个月大了。

  昨日,北青报记者从蒋受廉原籍湖南省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了解到,按照规定,蒋受廉的二女儿以及四胞胎属于超生范围。计生委的工作人员说,我国是在2016年1月时开放了全面二孩的政策,在2016年1月前出生的二胎属于超生,所以,在蒋家的大女儿出生后,二女儿和四胞胎弟弟均属于超生,超生的这5个孩子,均应按户口所在地的罚款标准缴纳罚款。

  深圳市宝安区未生育计划委员会计划生育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称,超生所缴纳的罚款的多少为当地人均可支配收入的3至6倍再乘以超生人数,四胞胎每个人都需要缴纳罚款,也就是返款数乘以4。北青报记者粗略统计了一下,不算超生的二女儿,按照深圳市卫计委提供的2006年深圳人均可支配收入19700元标准,蒋家最少需缴纳罚款35万元。但到底由何处执行罚款,目前尚不清楚。

上一篇稿件

4胞胎父亲承认持股上市公司 市价不足20万

2017年4月27日 08:08 来源:北京青年报

,和解罗贯中造船厂

科协砂岩起作用

  原标题:四胞胎父亲承认持股上市公司

图片说明:前排为四胞胎,后排为父亲,大女儿,二女儿和孩子母亲

  近日,一档改造装修节目,将广东省深圳市的一个四胞胎家庭推上风口浪尖。除了节目中四胞胎父母不主动提及女儿引发“重男轻女”的声讨之外,还有网友指出,四胞胎家庭疑似超生,并对其家庭情况提出质疑,直指四胞胎父亲是上市公司股东。4月26日上午,四胞胎父亲蒋受廉对这些质疑一一进行回应。湖南省卫计委表示,二女儿及四胞胎属超生。

  家庭被指“重男轻女”?

  回应:事先不知节目设计详情

  4月21日,人民日报微博发了一条《诗书中华》的视频,出场的是深圳小有名气的四胞胎。这条微博发出后,这四胞胎所录制的其他节目被网友找出。有网友在看了一档在2016年1月播出的为四胞胎家庭进行改造装修的节目后觉得,四胞胎的父母或存在“重男轻女”的情况。

  北京青年报记者在这档节目中看到,节目中接受改造的房屋是四胞胎一家居住的地方,房屋总面积约60平米,住着四胞胎、他们的父母以及四胞胎的姐姐。装修开始以后,姐姐突然发现,原本三室一厅的房子改成了两室一厅。姐姐找到设计师,只是希望在家里能有自己的一席之地。最终,在房屋改造结束后,姐姐的房间与厨房合二为一,需要拉隔板才能形成姐姐休息的空间,这一点成为了网友觉得无法接受的地方。

  26日上午,深圳四胞胎的父亲蒋受廉发布声明表示,他和妻子对孩子们都是“一视同仁”的态度。“每个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焉有不爱之理?”蒋受廉还说,6个孩子的家庭维持生计确实艰难,两个女儿也很体谅父母的不易,不仅抽空照顾四个弟弟,并且在高中开始就已经在寒暑假兼职工作,他很感激,也很心疼。对于节目中出现的房间设计中没有女儿房间这件事,蒋受廉表示,节目开始之初他和家人对房间的设计并不知情。此外,女儿出现那一幕是为了突出节目效果,并非真实生活。

  蒋受廉还解释,之所以节目中只出现两个姐姐中的一个,是因为在弟弟上节目之初他们就一起商议过,女儿们并不愿意出现在大众视野里,对于出镜也是能避则避。“为了孩子的意愿我们尽力降低对她们的生活产生的影响。”

  身份并非普通打工者?

  回应:承认持股市价不足20万

  然而有网友发现,四胞胎的家庭状况并非太差,父亲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股东。

  对于其家庭经济状况,蒋受廉称,除了一些资助外,他从没接受过社会的捐款。“四胞胎确实有接受过奶粉公司两年的资助,这是这家奶粉公司的常规政策,只要生三胞胎以上,他们就会每人每月资助孩子200元。”

  蒋受廉还称,“四个孩子在深圳曲协培训时,有参加社会公益演出,这些演出是没有演出费的,但因为协会的主席为支持四胞胎学艺,每个月资助四胞胎2000元,共资助了一年。”

  关于其他收入,蒋受廉介绍,在四胞胎出生的2006年及2007年的春节期间,深圳市衡阳同乡会邀请四胞胎去参加了两次年会,每次去参加年会,都给孩子们包了红包,每次红包金额15000元,两次共30000元。

  除了以上的质疑外,还有网友指出,蒋受廉其身份并非普通的打工者,而是一家上市公司的持股者。根据网友爆料的内容,北青报记者查询到,这家名为东莞市瑞立达玻璃盖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企业,成立于2011年9月26日,注册资本为27707.7818万元,经营范围为手机玻璃屏、手表玻璃片及其他消费类电子产品始创屏幕的生产销售;货物进出口、技术进出口。在该企业的股东信息里,蒋受廉以60.4296万元存在其中。

  对于这个问题,蒋受廉也做出了回应,称自己确实在东莞瑞立达玻璃盖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任职,在公司共持有股份60.4万股,这当中有一部分是“代杨先生持的股份”,杨先生的股份共36.6万股,剩下的23.8万股是他自己的股份。他自称,经过去年减持后,现只有8万多一点点,按照公司现在的股价约为每股2.4元,市价不足20万元。

  四胞胎家庭属于超生?

  回应:二女儿和四胞胎系超生

  对于网友提出的是否超生的问题,蒋受廉称,四胞胎的诞生是意料之外,当时被医生告知是四胞胎时,胎儿已经四个月大了。

  昨日,北青报记者从蒋受廉原籍湖南省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了解到,按照规定,蒋受廉的二女儿以及四胞胎属于超生范围。计生委的工作人员说,我国是在2016年1月时开放了全面二孩的政策,在2016年1月前出生的二胎属于超生,所以,在蒋家的大女儿出生后,二女儿和四胞胎弟弟均属于超生,超生的这5个孩子,均应按户口所在地的罚款标准缴纳罚款。

  深圳市宝安区未生育计划委员会计划生育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称,超生所缴纳的罚款的多少为当地人均可支配收入的3至6倍再乘以超生人数,四胞胎每个人都需要缴纳罚款,也就是返款数乘以4。北青报记者粗略统计了一下,不算超生的二女儿,按照深圳市卫计委提供的2006年深圳人均可支配收入19700元标准,蒋家最少需缴纳罚款35万元。但到底由何处执行罚款,目前尚不清楚。